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

河童的思樂冰

房間西面,有一扇大得像電影布幕的窗,配上橘紅色曬過頭的窗簾,整個房間在夏至前後呈現橘紅色系,熱得像 IH爐,熱得像全家超商的遠紅外線石頭烤地瓜,熱得像烤箱。

大窗右上,是老早被颱風吹壞,四五年來放著沒用的冷氣。

冷氣沒用,因為它直接面對下午的太陽並年年被颱風吹垮。

兩支電風扇是必備,三支是常常。待在烤箱的書房裡,一天至少沖兩次澡,有時沖澡嫌麻煩,乾脆全身潑濕,像隻河童。

河童藉著水的冰冷使全身降溫,房間到處是腳印的水,趴搭趴搭。但牠很苦惱,熱水瓶裡的水老是熱的,所以常常口乾舌燥。

炎熱的六月,7-11的思樂冰降價成15塊,就在過街轉角,河童樂得不得了。牠想每天吃冰,即使知道那是化學做的。

昨天中午11點,天空有點雲,這隻河童受不了,撐著牠的蓮葉,手拎著洗乾淨的思樂冰空杯子與15塊,趴搭趴搭地跑出去買,因為自備杯子還省了兩塊,牠更高興了!

但今天,太陽之毒辣啊!中午11點,河童不敢出門。之後努力工作到了下午3點,整個房間又被烤得通紅,河童更不敢出門了。

因為怕這短短不到兩百公尺的路途,河童會曬死在柏油路上,因為柏油路比鐵板燒還燙。

河童只好繼續喝牠的溫茶,繼續牠的畫畫,等待天黑,儘管夜晚悶到讓牠失眠……

Gail
2013/6/19 下午 03:24

24 則留言:

Gail 提到...

看到的人,請把這篇轉貼出去。這件事比「反媒體壟斷」嚴重百倍。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88/article/418

【緊急上線】郝明義: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2013/06/20
作者: 郝明義

──如何阻止政府在兩岸文化政策上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

各位朋友:

不知道你是否看到這個新聞: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簽署前夕,驚爆服貿協議開放大陸印刷服務業來臺,主管部門事先未被告知!服貿協議,我方同意大陸印刷服務業比照臺灣在WTO所做承諾來臺,等於是全面開放,由於大陸印刷與出版業是「打包」經營,一開放恐將使大陸出版品大舉登臺,臺灣出版業面臨強大競爭。

對此,主管部會的官員11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言,該部會事先對此並不知情。據悉,之前披露遭議的美容美髮業開放也有類似問題,部會多頭馬車互踢皮球,缺乏統整與協調,導致開放項目的評估與因應都未臻完善。……

(六月十二日《旺報》)

不論你是在出版、印刷、書店,或者發行通路里工作的人,還是作者、設計者,還是一個只是愛進書店、愛買書的人,都應該知道:有一件對我們影響巨大的事情,就要在政府決策沒有戰略思維,部會之間欠缺溝通,對民間聲音毫不尊重,對大陸談判守不住底線的狀態下,馬上就要在二十四小時之內發生了。

臺灣的出版市場腹地狹小,出版、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這些相關聯的環節,不但分屬不同行業,並且就規模而言,絕大部份都是小型業者,甚至奈米型業者。然而,由於出版最重要的土壤和養分是自由和開放的環境,所以隨著臺灣幾十年民主化的發展,眾多創作者和小型出版業者不但沒有受囿於市場規模的侷限,反而以多元多樣的靈活視野和心態,寫下了偉大的篇章,也帶動了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等整個產業鏈的發展。

中國大陸則不同。不但市場規模大,出版、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四個行業統整為一,均為新聞出版總署所主管,並且任何一個省級的出版集團,莫不同時經營這四項業務,擁有這四個行業豐沛的資源,創造出四頭一身的規模經濟。

幾十年來,臺灣出版業希望的、期待的、等待的、夢想的,就是有一天中國大陸能夠對我們有所開放,形成一個大華文市場的腹地,讓我們也有機會在大陸把出版相關的產業鏈做新的發展。

當然,任何人都知道,由於中國大陸對意識型態的重視與管制,這是件不容易的事。但,不正因為如此,從馬英九總統就任之後,因為新的政府開放了三通,開放了兩岸文化交流,所以我們應該期許政府應該做出一點和過去不同的突破嗎?

現在從政府馬上要在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五)就要和中國大陸簽的「服務協議」,尤其是其中開放陸資來臺投資印刷業來看,明顯地看出不但沒有突破,還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

政府不但沒有把臺灣出版業原來就相形弱小的四個產業鏈「綑綁」起來和中國大陸談判,竟然還配合中國大陸一向的談判策略,把四個產業鏈「切割」開來,先挑印刷業來談。這是愚昧。

退一步來說,就算要談印刷業,起碼要談出兩岸對等的開放。照現在要簽的協議,陸資來臺投資印刷,可以印刷任何事物,當然包括任何書籍雜誌。但是臺灣業者要去大陸投資印刷,卻還是拿不到渴望多少年不可得的「書刊准印證」,只能印些包裝紙材及宣傳物出版品。這是無能。

再退一步來說,對臺灣印刷業影響如此重大的事情,起碼應該公開討論,對印刷業者,對出版相關產業鏈上下游業者舉辦公聽會,聆聽大家的聲音與需要,再調整一些談判底線。但是我們的政府部會沒有給同業任何這種公開討論的機會。這是粗魯。

臺灣的印刷業者,一如我們出版產業鏈的任何其他環節的業者,都是小資本、小人力運作。這是我們的弱點,其實也是我們的特長。何況,只要政府能幫業者談到去大陸做印刷可以拿到「書刊准印證」,臺灣再小的印刷業者也必能找到豐沛的資金和人才去擴展新的市場版圖。現在政府不做此想,竟然有官員主張「把大陸資金引進臺灣,可以協助臺灣印刷業擴大規模及技術升級,活絡市場」,這是自我感覺良好。

如果任憑我們的政府官員如此簽下此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有關印刷的條文,顯而易見的危機有三:

一, 出版產業鏈條被切割談判之後,中國大陸未來將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和我們談判出版本身的環節。我們自己最核心、最有特色的出版,將不再有機會開拓大陸市場;臺灣等待多年的大華文市場,形同泡沫;

二, 反過來,臺灣出版產業鏈條被零碎切割後,倒製造了給對岸出版相關業者進來的縫隙。各個四頭一身的出版集團,可以配合這些縫隙來轉換面目進入臺灣,對臺灣的出版產業鏈條逐步產生實質的影響力,我們原來就小型、奈米型的業者,形同以卵敵石,難逃被消滅或併購的命運,而失去自我茁壯;

三, 如此,不只是產業生態會變化,更重要的,原來我們引以為傲的自由、開放、多元、多樣的出版面貌,以及閱讀選擇,也勢必會產生質變;

四, 在兩岸政策上,政府這種「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如果能如此輕易過關,接下來還不知道要伊於胡底。

現在,離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五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我們主事的經濟部,說是大陸簽約的代表團都到了,不可能再改變。

我們的文化部,說他們無能為力。

經濟部及文化部以上更高層次的政府決策者,有他們各自在忙的事情,沒有回答。

我們該怎麼辦?

我的建議是:

一,請政府立即就明天要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有關雙方相互開放印刷的部份,爭取到平等的待遇。大陸開放給臺灣去投資印刷業務時,不但應准許參與出版物的印刷,並應該保證給予「書刊准印證」。不要自我矮化、退縮。

二,如果說《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個包裹協議,不能臨時局部修改,那就請政府暫停本協議的簽約。不論用任何理由都暫停,全面通盤檢討再決定下一步。

如果你贊成這個建議,

一,請到這篇文章公佈的這個網址http://goo.gl/APoRh

按一個「讚」,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

二,請將這則活動轉寄給你的朋友,你認識的人,讓每一個人都把這封信送給他支持的立法委員,不論是在野黨還是執政黨的。請他們協助攔下政府這種「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的作為。

只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郝明義

中華民國六月二十日

(作者為中華民國國策顧問)

Gail 提到...

繼續連署去吧!誰都無法料到革命的第一炮何時打響,誰也無法料到哪件事是第一炮。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07895502658956/
現在是六月二十一日早上八點十五分 馬總統應該暫停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理由

匿名 提到...

郝明義既然清楚中國的
出版/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四個統整為一,
中國就不可能讓台灣單一切割談判.

商機凌駕於一切,
書刊准印證是重點!

郝明義等 真的在乎服務貿易協議?

Gail 提到...

賣國賊馬英九至今還安穩坐在位置上,而其實,在臺灣二十年民主化與本土化的主流中,黑暗逆流一直運作,從1990年的國統會與八一公報,馬英九皆參與其中。

誰包庇他們的?今日經濟日報還以社論歡迎這黑箱協議!

這群媒體人比共諜還可惡!!

匿名 提到...

河童怎能熬過西曬?
解圍小撇步,
涼毛巾掛在脖子上,

溫水倒滿n杯放涼再咕嚕爽快地喝幾杯~

(留言前再確認何謂河童)

Gail 提到...

河童每天吃小黃瓜。ㄎㄎㄎㄎㄎ………

匿名 提到...

可保濕清熱.

ㄎㄎ是格格笑還是咳嗽或是打嗝?

Mark 提到...

作家夏霏談星座,有一篇文章如是說:

雙子座像河童,擁有童心、有趣又頑皮,叫人摸不著頭緒。河童很聰明,他們懂得對什麼人做什麼樣的惡作劇。雙子座也很愛惡作劇,尤其是語言上面的調侃,或是用文字跟對方曖昧逗弄,常把人搞的意亂情迷,或是好氣又好笑,恨不得叫他閉嘴哩。
----------------------------------
叫Judy "shut up"是"mission impossible",因為她有那不妥協的偏執.
---------------------------------
說中了嗎?
哈哈!

Gail 提到...

河童是水中妖怪,近日每天吃小黃瓜,全聯,配7-11的沙拉醬。咯咯咯咯…………

Gail 提到...

這首《低氣壓的山頂》很像今日的天氣,熱爆了熱暈了,烏黑雲層終於壓低盤據天空。

賴和的小說晦澀難懂,賴和的詩壓抑苦悶而後狂野。

今日的天氣和今日的時局一樣,士農工商各行各業都被火烤,說不出的悶!明明國家已經被賣掉了還要笑著臉麻痺自己自欺欺人政府機關還在運作!!

長年的磨難我學會忍耐,但長期的忍耐有時會心悸。

還要忍多久?我不知道。生命是一輩子的戰鬥,不可以放棄希望!!

http://www.laiho.or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24&Itemid=44
低氣壓的山頂

天色是陰沉而且灰白,
郊野又盡被霾霧充塞。
遠遠地村落人家,
辨不出有雞狗聲息;
腳底下的熱鬧城市,
也消失了喧騰市聲。
眼中一切都現著死的顏色,
我自己也覺得呼吸要停。
啊!是不是?
世界的末日就在俄頃。
山喲水喲!樹林岩石喲!
飛的喲!走的喲!
巍蛾的宮殿喲!
破陋的草屋喲!
痛苦的哀號喲!
快樂的跳舞喲!
勝利的優越者喲!
羞辱的卑弱者喲!
善的喲!惡的喲!
所有一切--生的無生,
盡包圍在唬唬風聲裡,
自然的震怒,
似要把一切都毀滅去。
壙漠漠的園圃,
一疊疊綠浪翻飛,
啊!這是飽漿的甘蔗。
平漫漫的田疇,
一層層金波湧起,
啊!那是成熟的稻仔。
種田的兄弟們喲!
想你們鐮刀早已準備?
廣闊的海洋之上,
雪山般的怒濤,
一座一座掀起碰碎,
那聲浪直衝破重疊空氣,
震撼我聾去了的雙耳。
啊!檣欹、船破,
那些討魚的人們歸來未?
一隻飛鳶翱翔雲裡,
似要將牠健翼戰風一試,
投入風的漩渦之中,
只見牠把兩翼略一斜欹,
便再高高地衝上飛去,
那傲慢的睥睨,
真是無些顧忌。
樹林中一隻小鳥,
忽地斂著雙翼投入草裡,
驚起了一匹白兔,
慌慌忙忙、跳跳躍躍,
似迷失了逃生去處,
在死的威脅之前,
鳶的嘴爪之下,
對著這自然的震怒,
一些也不知恐懼。
自然的震怒尚猶未息,
不斷地在呼呼叱叱。
雲似受到了命令,
層一層地向中空屯積,
雲隙中幾縷光明,
只剩些淡淡陰影;
日頭已失盡威光,
天容變到可怕地濃黑。
風亦具有服從的美德,
只聽到自然一叱,
就突破了樹林的屏障,
飛越過山峰的阻隔,
踢翻礙腳的甘蔗稻仔,
拔倒高樓掀去屋脊。
噓噓地開始著迴旋,
唬唬地激動了一切,
這麼大的世間,
已無一塊安靜之地。
在這激動了的大空之下,
在這狂飆的迴旋之中,
只有那人們樹立的碑石,
兀自崔嵬不動,
對著這暗黑的周圍,
放射出矜誇的金的亮光,
那座是六百九十三人之墓,
這座是銘刻著美德豐功。
雲又聚得更厚,
風也吼得更凶。
自然的震怒來得更甚,
空間的暗黑變得更濃,
世界已要破毀,
人類已要滅亡,
我不為這破毀哀悼,
我不為這滅亡悲傷。
人類的積惡已重,
自早就該滅亡,
這冷酷的世界,
留它還有何用?
這毀滅一切的狂飆,
是何等偉大淒壯!
我獨立在狂飆之中,
張開喉嚨竭盡力量,
大著呼聲為這毀滅頌揚,
併且為那未來的不可知的
人類世界祝福。

作於一九三一年十月二十日
原載於「臺灣新民報」三八八號
一九三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Mark 提到...

引述夏霏的話:

河童是日本神話傳說中的謎樣生物,有鳥喙、猴身、蛙蹼與龜殼,頭頂有圓盤,頂上蓄著維持他生命的水。造型奇特,是日本家喻戶曉的妖怪。河童的「喜好」十分人性化,它們喜歡吃小黃瓜、茄子、南瓜,討厭鐵、玉米、牽牛花和葫蘆。傳說中,河童非常愛惡作劇,喜歡和小孩玩相撲,也會故意拉扯戲水者的腳,嚇唬他們。
---------------------------------
Judy在臺灣過溼熱的酷暑,自己活像河童,應是這般的感言.

找誰惡作劇呢?
秋高氣爽的那位. ^_^

Gail 提到...

賴和這首詩,寫的是一百年前的八卦山。

匿名 提到...

搜索有關賴和資訊,
稍微了解一下...

"雲又聚得更厚,
風也吼得更凶"

縱使在疾風中,
"張開喉嚨竭盡力量
大著呼聲為這毀滅頌揚"

版主,
只要還存有目標, 生命就有力量.
別讓鬱卒心情打倒.

匿名 提到...

夏天常做涼拌小黃瓜,
拍碎加米醋+一點糖+蒜.
或小黃瓜泥+原味yogurt+核桃仁.
也不錯風味.

Gail 提到...

八卦山又叫定軍山,站在山頂,可看到彰化市全貌,遠眺還能看到大肚溪。

從山腳到山頂,是濃密的森林,森林深處的山谷有一條涓涓細流,嘩嘩溪水聲伴著洗衣婦的談笑,從那小路往山頂走,可看到國聲電臺紅白相間塔臺,與一路上的喇叭花、牽牛花,偶爾塔臺上,一隻鳶鷹飛過,或在上山的小道途中,聽到鳶鷹「嘎」的一聲。

那是我童年的記憶。

六百九十三人之墓還在,改成了抗日英雄紀念碑,與廟,廟旁廣場兩墩紅夷砲還在。

但森林幾乎不存,建了市立圖書館,改成風景區不斷擴建,也幾乎看不到老鷹與牽牛花、喇叭花,再也聽不到洗衣婦的談笑,就算站在山頂大佛前,也變成了高樓大廈與煙霧,昔日的壯闊不再。

賴和的詩寫一百年前的八卦山,多少我還能體驗,但之後的小朋友們恐怕只能想像。

Mark 提到...

我會做"麻辣黃瓜".

二位信不信? ^_^

Gail 提到...

陳光誠今早的演講,新頭殼有直播,我從十點多聽到將近十二點,很為他感佩!

新頭殼的直播節目通常有存檔,值得一聽!

http://newtalk.tw/news/2013/06/25/37599.html
陳光誠:寧在立院推擠 也不讓坦克上街
陳光誠今(25)日赴立法院演講,以「人權是兩岸和平的基礎」為題,並接受現場民眾和媒體提問。圖:陳沛佑/攝
新頭殼newtalk 2013.06.25 陳沛佑/臺北報導

http://newtalk.tw/news/2013/06/25/37595.html
民眾嗆陳光誠須批評美國 不然是漢奸
自稱林宸裕民眾25日在陳光誠演講時鬧場,要陳批評美國侵略行為。圖:林朝億/攝影
新頭殼newtalk2013.06.25 林朝億/臺北報導

http://www.justin.tv/liveid/b/421459399
http://newtalk.tw/weopen.php?oid=1939
星期話題
現場直播 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在立法院演講

匿名 提到...

看了,也看有話好說...
版主,
您認為陳光誠支持一國兩制體制,
這一國對台灣而言是哪個?
對陳光誠而言則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體制罷?

在所謂的回歸或統一藍圖,
您支持台灣與中國未來結盟或成為一個新的國家?

Gail 提到...

陳光誠也說臺獨是過去式,他的觀點我不贊成。

我敬佩他的勇氣,敬佩他的樂觀,但對於臺灣,他的觀察仍太淺。

這兩日因為服茂,搞得臺灣好像是香港,其實多說無益,該討論的不是服茂,而是怎樣上街頭…………

Gail 提到...

ECFA臺灣被整得還不夠慘!?現在同一批人還等著被騙第二次!

經濟日報自從服茂簽訂第二天起,就被置入了,包括馬英九專訪。

御用學者尤其無恥!!

我的風格是--忍耐一定要取回代價,過去怎樣對我的,日後我怎樣對他。

中國的經濟是國家資本主義,以國營企業作領頭羊,鬥爭性格去吞噬全世界的經濟,讓所有臣服者把自家土地上的資源全集中於這個權錢帝國,好讓他們無限腐敗。

國民黨想分一杯羹,這個黨非徹底瓦解,送進歷史焚化爐不可!!

作為平民,我無力。每個人個人利益至上,這種國家不瓦解才怪!!那些興沖沖以為可以犧牲掉臺灣經濟主體到中國尋求發展的自私的生物,報應會來得很快!!

Gail 提到...

國民黨立委個個考量自己的利益,在立法院勢必護航服茂。

也就是說,民進黨主張的「個別審查」根本是空文,他們敢高調不要臉地在服茂簽訂第二天說要「包裹表決」,等於徹底把人民看做是豬!!

服茂簽訂第二天,黨宣傳機器就已經啟動--統媒、御用學者、網路黨工,以及自私愚蠢至今仍甘願被騙的藍民!

唯有上街一途,唯有革命一途!長期並且大規模地上街,有組織並大型的群眾運動,就鎖定總統府前。

如此才能喚醒臺灣人。否則只是一面倒,2014、2016國民黨還是會贏。

匿名 提到...

中國學者現在則說獨台.
台獨與獨台的區別在哪?

逐一審查表決,
有刪除,
不送達通知對方,不能生效.
就看立院是不是還是橡皮圖章.

臺灣人醒不過來的,
配套/產業轉型都是口號,
都已向錢看齊了.

7月自由經濟示範區開始上路,
法規再鬆綁,
中國進口 台灣包裝MIT.

相關報導可從工商時報/經濟日報一窺...


"我的風格是--忍耐一定要取回代價,過去怎樣對我的,日後我怎樣對他"
"他"是人還是事物?

英國有意讓香港獨立,
但香港選擇回歸.

匿名 提到...

"逐一審查表決,
..."
抱歉,
太簡略.
更正--->ECFA第16條終止條款,
臺灣可以書面的方式通知大陸.
即使雙方未獲共識,
臺灣可依簽署ECFA後,
因台灣自始無法順利與其他國家簽訂FTA,
而可由台灣一方啟動停止.

臺灣與哪個國家簽了FTA?


王金平說,
"(服貿協議)總是簽了,
要怎麼處理,
我們立法院好好商量."
就看立院是不是還是橡皮圖章!

Gail 提到...

這兩天一些事,心情盪到谷底,也因為感冒,現在在喝中藥調理。

今晚想開了一些事,心情變好很多。

人之所以樂觀,並不是因為有錢、有前途、有身份地位,或者很多好事或好運。

反而相反,因為看遍了世上太多悲劇,才突然醒悟--樂觀在哪裡。

像是晨曦從黎明前的黑暗透出的一道光芒。

也因為七月過得很糟,文筆靈感,甚至更糟,連畫畫都停滯。

不過這一切會過去的,寫作畫畫都會繼續的,今晚才想通這件事。

這兩天不可思議地痛苦地發呆著,漫畫進度也很糟,但今晚畫筆泉湧,因為想開了,所以要把握靈感把握時機,包括明天美麗的畫畫日,說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