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 星期三

六書概述

六書順序不可顛倒,因為有發明時間早晚,切記!

六書蓋分為兩大類:造字和借字,造字又分四類--象形、指事、會意、形聲,借字分兩類--轉注、假借。

造字原則又可細分兩類,象形、指事一類,會意、形聲一類,這兩類又分為--獨體為文,合體為字(許慎),在造字時間上,獨體比合體要來得早,在今天的用法裡,做為字典裡的「部首」或者單獨使用。

一、象形:圖畫字,文字最早為圖像,而後經過漫長演化為抽象符號,四種造字法裡,象形保留了物體圖像,或可稱為「具像文字」。

有簡體字支持者倡議,李斯也曾廢除六國文字獨採秦國小篆,文字也經歷過革命,為何簡體字不能是革命?

這牽涉到「圖畫」與「圖符」的問題,甲骨文時代,文字尚且還不能稱做文字,圖像意味極重,現今發現的甲骨文裡,同一個字可以有好幾種類似但不同的「畫法」,因為仍是圖像,文字處於不穩定的階段。

金文時代,文字以銘刻在青銅器上為主,很多文字筆畫繁複,裝飾意味極重。直到東周因為城市發達,文字開始為知識份子使用,而有了各國不同版本,文字的圖畫性逐漸消失,成為「符號」,如同今日的交通號誌,既然約定俗成,便沒有再度更改之理。

漢字又稱為「表意文字」,只要看到該字就知道意思但不會發音。不同於拉丁文稱為「表音文字」,只要看到字母就會發音但不知道意思。但有些字一開始就沒有具體形象,所以依附具體形象的抽象字「指事」與「有邊讀邊,沒邊念中間」的「形聲」因而被發明出來。唐諾《文字的故事》裡稱形聲字為漢字演化過程裡,最偉大的發明,一方面它不破壞表意文字的原則,一方面它大幅擴充了漢字的數量。出土的甲骨文裡,形聲字已經佔有很大比例。

象形字分為幾大類:自然、動物、人體、器物。

自然--日、月、山、木、川、火、水、土……

動物--大動物以頭作代表,如牛、羊……,小動物以全身作代表,如魚、鳥、隹、虫、犬、豸……。

「隹」為鳥棲息在木條上的樣子,「又」本意為右手,「隻」為右手抓著一隻鳥,而「支」為右手握著樹枝,因此與動物有關的冠詞叫「一隻」,無生命的物體的冠詞叫「一支」。

人體--分為臉部與全身,臉部五官為--目、自、口、齒、耳、頁……,全身四隻為--手、右、左、止、身……。

「鬚」古字為「須」,在臉上畫三根毛代表鬍鬚,「頁」本意為「臉」,現今字典裡,「頁」部裡與臉有關的字仍多達四分之三。

器物--舟、皿、門、刀、豆、网、冊、臺……

「豆」字在周朝,為祭拜時盛豆子用的容器,所以是象形。

二、指事:抽象字,在具像字的基礎上加上「人為想像」的箭頭符號,以最簡單的方法告訴人們意思。

「刀」的抽象字為「刃」,指刀子靠近握柄的部份。「八」原本念「掰」,為木頭被刀子批成兩半的樣子,本意是「分開」,後來被數字八搶走,為假借,因此後人另造新字「掰」。

指事與會意的不同在於--指事字為獨體,不可拆;會意字為合體,可拆。

「旦」為太陽從地平線或海平面上升的樣子,「一」不是數字一,因此「旦」不可拆,為指事字。

或許有人會問,它也可以說成太陽下山啊,沒錯,所以這叫「約定俗成」,是文字裡的一種法則。

日出既然以「旦」代表,那日落呢?於是有了「莫」字,「莫」本意為黃昏,指太陽躲進草叢裡,但石器時代太陽下山後不可走出山洞,會被野獸吃掉,因此「莫」引申意為「不可、禁止」,後來引申意取代本意,本意消失,只好在「莫」下面多加一個太陽,成了「暮」。

「莫」為會意字,因為日頭與草都是可拆。

三、會意:獨體有意義的結合,文字開始脫離圖像。

會意又分兩類--同體會意與異體會意。

同體會意--林、森、晶、卉、猋、品……

異體會意--歪、孬、武、信、息、恥、絕……

四、形聲:獨體無意義的結合。

形聲字也分兩類--單純形聲與假借形聲。單純形聲為純粹無意義的獨體合併,假借形聲裡,看似形聲的字實則既是假借字也是形聲字。

單純形聲--江、河、綠、紅、紫、衝、沖、決……

假借形聲--燃、暮、臭、趾……

五、轉注:破音字。

註釋今日寫「註」古字寫「注」,如「水經江水注」「論語注疏」,轉注意思是--一個字的發音轉換後,註釋、意思也跟著轉換,以今日的理解就是破音字。

長、老、考……

「轉注」與「轉品」不同,有些字重音音節變化造成詞性變化,如「枕戈待旦」當ㄓㄣˇ轉為ㄓㄣˋ時,是從名詞變成動詞,並非意思轉變。

轉注為本意與引申意同時存在。

「長」ㄔㄤˊ本意為長髮,引申意為長者,發音ㄓㄤˇ。

「老」本意為老者,引申意為具有權威之人,如主考官。

歐陽修《瀧岡阡表》第一句「唯我皇考崇公……」,屈原《離騷》第一句「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我是高陽帝的後代子孫, 我偉大的先父叫伯庸。)

墓碑上「顯考」兩字,成語「如喪考妣」,都是指父親或祖先。

六、假借:搶字。

「假」等於「借」,同義複詞。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就是說,大自然借我寫文章的靈感啦!

「大塊」指大地,出自莊子《大宗師》:「夫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齊物論》:「夫大塊噫氣,其名為風」。

說是「借」,其實是客氣,有借無還,就是搶字,引申意取代本意,本意消失。

文、自、四、八、頁、止、取、昏、聿、書、然、且……

問題:

「明」本意為何?造字原則為何?

「決」與「絕」的不同?

「沖」與「衝」的不同?

有些漢字,上下改成左右或左右改成上下,意思讀音不變,如「裏」改成「裡」,「峯」改成「峰」;但有些上下改成左右,意思讀音都變,如「裹」改成「裸」,「忠」改成「忡」。為什麼有這差別?

「累」和「細」同樣是「糸」和「田」合成,為何讀音意思完全不同!?

古字「左」「右」怎麼寫?「片」「爿」又是什麼意思?

「阜」為土丘,因此「大阪」為「阜」部,「來自紅花阪」為「阜」部,都是指小山丘。

「邑」為地方行政單位,「阜」字的引申意,所謂「左阜右邑」。

很多國小老師說「阜」是「耳朵部」是很大的錯誤!沒有任何一個「阜」或「邑」部首的字與耳朵有關,那只是老師方便行事的說法。字典裡「耳」部字大部分與耳朵有關。

「頁」為「自」的延伸,本意為臉,引申意為書本頁數,所謂臉書facebook是也。^_^

「四」與「黑」有何關連?與「黃」有無關連?

Gail
2013/1/5 下午 07:04

20 則留言:

Gail 提到...

這一篇是今年初,某個機緣下,Gail寫的。

後面的「問題」都很有意思,解開問題等於解開一座寶山。^_^

Gail 提到...

臺灣非台灣 教部要正體字 【14:35】

〔中央社〕「臺灣」、「台灣」一樣嗎?教育部今天指出,考據字源結果後定調,以後部內公文一律須用「臺灣」用字,並通函各級學校及國立編譯館,盼教科書中不要再看到「台灣」的用字。

由於「台」字的筆畫較少,越來越多人把「臺灣」寫成「台灣」,但有不少民眾反映,「台灣」有失正體字的字義,希望教育部應該要「正字」。

教育部國語會執行秘書陳雪玉表示,漢代許慎「說文解字」中,「臺」解釋為「觀四方而高者」,指可供眺望四方的高而平建築物,「台」則是喜悅的意思;在唐、宋的「廣韻」、「集韻」等字韻書中,「台」字有其它字義,兩者有同音關係,但字義上不相涉。

陳雪玉說,在小說刻本「目連記」、「金瓶梅」等,才開始看到假借「台」為「臺」的用法;至於兩者通用關係如何產生,一般認為是久了成習慣。

陳雪玉說,教育部的公文,未來都須用「臺灣」,並且通函各級學校,希望學校在使用字上寫「臺灣」而非「台灣」;此外,也會通函國立編譯館,希望未來教科書上也是使用「臺灣」。

記者問及學生若寫「台灣」就算寫錯字?陳雪玉並未正面答覆,僅說,鼓勵學校使用「臺灣」而非「台灣」。

至於其他部會公文用字,陳雪玉指出,將會與行政院溝通。

Gail 提到...

「台」與「臺」混用,是清朝以後,在漢語發音裡這兩個字是不可能混用的,可能跟滿人的北京方言有關。

「台」是「怡」的古字。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0496.htm
異體字字典:通「怡」。史記.卷一三零.太史公自序:「唐堯遜位,虞舜不台。」

說文解字段注本:台,說也(這裡的「說」應該是喜悅的「悅」)。台,說者,今之怡悅字。

集韻:台,說文「悅」也,一曰「我」也。

「臺」本意為為燭臺,象形。後來引申為梯形物,如「高臺」「臺上」,再來引申為高高在上的人或者尊稱他人,如「兄臺」「臺端」。

「臺灣」這名詞由來應該是由海面望去一座高臺的形狀,「大員」我覺得才是後來音譯錯誤的稱呼。

所以我的文章,自從教育部這樣公告後,一律寫成「臺」,不厭其煩。

匿名 提到...

說也奇怪,
小時候, 台灣銀行的門口是寫臺灣銀行.
現在依舊?

版主不愧是中文系 ^ ^

獲益良多,
感謝!

請教妨與彷.

Gail 提到...

妳先把「細」跟「累」解開我再告訴妳。

哇哈哈哈哈哈~~~~~^++++^

匿名 提到...

按照中文系,
要怎樣解法呢?
以我目視,
一切歸零情況下,
細的部首--->糸
累的部首--->糸
二者都有田.
一個在旁, 一個在下.
然後ㄋㄟ
如何論述?
哈哈~~~
為人師,
要傳道 解惑啊~

Mark 提到...

箇中眉角能看不懂嗎?
-----------------------
以上是景版的文章,不採"個中",可有玄機?
眉角應是台語,時髦混用成時尚fashion.

請Judy釋疑.
------------------------------
且說一下體/体,區別何在?

匿名 提到...

更正,一個在上

匿名 提到...

細 ㄒㄧˋ
若與"大"相對,
指細微事物.
《廣雅‧釋詁三》:“細,小也。”
《書‧旅獒》:“不矜細行,終累大德。”

而累ㄌㄟˋ
若以"傷害"而言,
《書‧旅獒》:“不矜細行,終累大德。”
唐韓愈《上張僕射第二書》:
“小何傷於面目,大何累於形軀者哉。”

我試了 > <

Gail 提到...

「個」跟「箇」是不一樣的。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b/frb/frb03223.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b/sb/sb03223.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0190.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0190.htm

http://www.shuowen.org/view/2939
清代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
竹枚也。
竹梃自其徑直言之。竹枚自其圜圍言之。一枚謂之一箇也。方言曰。箇、枚也。

異體字字典的解釋通常很現代化,沒有參考價值,異體字字典有價值的地方在於右下角小框框裡的古書圖片。

「個」字出現的年代很晚,說文解字裡沒有「個」字。異體字字典說「箇」是「個」的異體,邏輯不通。
----------------------------

要說「彷」與「妨」之前,要先說「防」,阜部,小山丘,因此「防」本身就是「堤防」「邊防」的意思,引申為「防備」。「防」只是單純形聲。

http://www.shuowen.org/view/9609

隄也。从𨸏方聲。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4401.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4403.htm

至於「彷」的部首「ㄔ」,為人往右走的樣子。
http://www.shuowen.org/view/1265

但「彷」可能是錯誤寫法,因為很多字「ㄔ」與「人」在今日部首常搞混(集韻、增廣字學舉隅),應以說文解字為正確版本,說文大徐本:「相似也,從人方聲」。也就是說它是單純形聲。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1276.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1276.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0088.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0088.htm

至於「妨」,那更不用講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除了「好」字以外,「女」部的字還有哪個用作形容詞是正面意思的!?

女人是「妨礙」啦!^_^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0889.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0889.htm

Gail 提到...

「累」其實是象形字,不可拆,上面的「田」為藤架,下面的「糸」是果實。

「累」的本意是果實纍纍,本字是「纍」,引申意為疲累。

「細」則是形聲,說文:「微也。从糸囟聲。」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3112.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3112.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3109.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3109.htm

http://www.shuowen.org/view/8643
http://www.shuowen.org/view/8517

Mark 提到...

Wow!

聽小女子細說,不累.

有如當年在LA的小東京,碰到日本職業九段棋士的感覺.

專業就是專業.

妨/好都是女字旁,一是negative一是positive,不解?

景版留言,錯別字特多,大概是字體輸入法用的是注昔.

姑娘/小姐有別,姐/姊可有相通之處?

Gail 提到...

「姐」從「且」部,「且」是祖宗牌位,象形。

「姊」才是正字,「姐」是形聲,本意和姊姊毫不相關。(說文大徐本)

我覺得既然有正字就該用正字,很多人正字不用,以為一切用形聲就可解決,這是草率還有無知。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0910.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0910.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0906.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0906.htm

Gail 提到...

「細」這字有問題。

右邊的「田」應該為紡紗車的車輪,「細」本意應該為細線。

說文「从糸囟聲」有些奇怪,因為「囟」的發音與「細」不相干。

「行」也有問題。

「ㄔ」應該是「走」的簡寫,做為部首使用,但「亍」ㄒㄩˋ本身不做為其他字的部首或偏旁。

http://www.shuowen.org/view/1265
http://www.shuowen.org/view/1258
http://www.shuowen.org/view/1222

「行」的金文與甲骨文顯示這字應該是「十字路口」,象形,與「ㄔ」與「亍」皆無關。

http://xh.5156edu.com/hzyb/a17537b84209c96066d.html

段玉裁的解釋是以小篆為主,許慎也是,我認為這字我的解釋「十字路口」才是對的,小篆已經脫離了圖畫意向。

Gail 提到...

「彷」從「ㄔ」部,本意應為「徬徨」,原本發音ㄆㄤˊ。

「仿」從「人」部,本意應為「模仿」。

「彷」最好少用,因為已經有「徬」一字,這字應該是筆誤。

Gail 提到...

「畾」簡寫為「田」還有一字--「雷」。

「畾」本意是「很多田地」。打雷打在田地中央,所以是「雷」,古字在此。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fra/fra04472.htm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4472.htm

「累」為「纍」的簡寫,但「累」絕不可視作單純形聲,如同「雷」不可視作單純形聲。因為「糸」加「畾」會得出「結實纍纍」根本邏輯不通。

說文裡很多認為是形聲的字都還要再探究它的甲骨文與金文,說文並非權威,謬誤很多,2009年復旦大學《說「宰」》就是最好例子,它徹底推翻說文兩千年來對「宰」字的謬誤。

更何況「累」的古字寫法,其中有一古字上方偏旁是「品」(隸辯)而非「畾」,也就是說,「累」這字是從象形而來。
http://dict.variants.moe.edu.tw/yitia/sa/sa03112.htm

Mark 提到...

最近看電視劇,沒血緣關係的女孩們,叫起"姐姐",似乎也很親熱.

有血統關係的,說不定不喊"姊姊",氣難消.^_^

臺灣的小姐,中國的姑娘,各唱各譜.

上海人說"打打頭",從文字到方言,就是霧煞煞,有如武俠功夫,忽然不知正宗在何處.

文字/語言乃溝通的工具,看場子,有時該用政治言語.^_^

Gail 提到...

多認識一些字的古代寫法或者古圖片,是否覺得那些字活過來了?^_^

字與字之間環環相扣,當你筆下的字成為「活的」,寫字會更有自信,更想去知道其他字的構造起源。

匿名 提到...

經版主這麼一解,
我下筆實在沒有信心了>.<

哈哈哈

Gail 提到...

乖!有問題來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