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彰南的問題

為何去年建大輪胎與寶成鞋廠還有帝寶(車燈製造大廠),要動員旗下員工去鹿港歡迎張志軍?為何至今魏明谷不撤銷彰南工業區?卓伯源與99年環差那些委員的違法事項,被爆出來可是比李述德與大巨蛋環評醜聞還大。一份十二年前、只有兩三頁報告、牛頭不對馬嘴的人織環評改為橡膠環差,他們敢去開會,他們心裡有數。

我是不相信媒體的,媒體是兩面刃,不報導這事反而好;可是司法雖無法讓人相信,卻是必須走的路,彰南環差違法,為何至今沒有彰化環團送到法院!?為何魏明谷的彰化縣政府不控告卓伯源的前縣府?

整地事小,廠商進駐事大,到時候魏明谷會拒絕嗎?

我一直沒說的是這些橡膠廠的「中國市場」,近日寶成在越南遭遇大罷工,臺塑煉鋼廠在越南有重大公安意外釀14死,去年越勞暴動,臺塑損失慘重,但真正的臺灣廠商在越南是沒有損失的,那些標榜來自臺灣卻大量銷往中國市場使用中國幹部所謂的「臺商」……

我不想讓此事件政治化所以不講,但隨著魏明谷日復一日的沈默,我覺得是該講了,不要小看正新、建大、寶成進駐彰南工業區的決心……

我想問的是,馬英九快下臺了,馬的中國夢快要Game Over了,但小英呢?反國光是二十年來唯一成功的環保戰役,但石化廠與他們豢養的政客想把這唯一的勝利果實收走,從高雄到雲林到彰化,綠營縣市長可曾斷然拒絕過石化廠!?明明知道臺灣石化產量過剩,九成銷往中國,明明知道這些高污染產業雇用的是外勞,連外勞都不想做,抗議、罷工。

臺灣的政客們層次為何那麼低!?我又如何相信小英所高舉的「轉型正義」!?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67344
史明:民進黨有些政客 為利益學國民黨
2015-03-30
史明昨到彰化縣拜訪詩人吳晟和溪州鄉長黃盛祿等地方人士,並與大家座談。他說,民進黨某些政客是學國民黨,而選舉對國民黨而言是「統治」工具,黨中央擔任利益分配的角色,底下政客分食上面給的利益,這些政治手法沒靈魂、沒有思想。

這段話顯見--他們要建立的正是石化垂直體系……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inance/20140328/35729690/
彰南工業區卡關 建大憂
考慮加碼海外 115家廠商佈局受影響
2014年03月28日
正新則表示,彰南產業園區已經等了4年多,等到雲林斗六廠都已經進入3期計劃,不過現階段還沒有放棄,將視情況決定投資動向。

http://www.104.com.tw/jobbank/custjob/index.php?r=cust&j=3f5f412355353e6959413a1c1c1c1c5e14339393098j02
帝寶(DEPO)為車燈製造大廠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paper/773773
寶成東莞廠罷工 愛迪達轉單
2014-04-25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792485
網友爆料︰臺商發走路工迎張志軍
2014-07-02
〔記者張聰秋、湯世名、蔡文正/彰化報導〕六月廿八日中國國臺辦主任張志軍原本要到彰化鹿港天后宮,因爆發流血衝突而取消行程,從天后宮分靈的中國昆山慧聚寺媽祖「煌三媽」當天回娘家遶境,民眾在臉書爆料指出,「寶成」、「建大輪胎」、「帝寶」等昆山臺商動員在臺員工參與遶境,還疑似發放走路工,為張志軍參訪加勢助威。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world/2015/04/150401_vietnam_workers_strike
越南臺企工人罷工進入第六天
BBC 2015年 4月 1日
http://udn.com/news/story/7241/813905-%E5%AF%B6%E6%88%90%E8%B6%8A%E5%8D%97%E9%9E%8B%E5%BB%A0-%E5%85%A8%E9%9D%A2%E5%BE%A9%E5%B7%A5
寶成越南鞋廠 全面復工
2015-04-03 04:41:31 經濟日報 記者宋健生/臺中報導

1 則留言:

Gail 提到...

其實我念彰化市精誠中學,以前,精誠後門是一大片的稻田,我總愛在放學後故意繞遠路,騎著寶貝腳踏車晃悠悠地逛著稻田小路回家,哼著歌。

可是後來,精誠後面的農地全被徵收,不是蓋起了水泥公寓就是拓寬到二輪車子不敢騎上去的大馬路,更有甚者,後門不知何時多了一些汽車回收場,汽油味和垃圾味道混雜著,總是摒息快速騎車通過。

女生們常在體育課偷懶,在操場時,女生們就愛坐在操場與稻田間的圍牆上,那裡還有樹蔭,嘰嘰喳喳地聊天,稻田的風浪吹來,那真是人生!!

可是現在圍牆變得更高了,校方一直叮嚀學生過馬路要小心要小心,沒有女生坐在那裡聊天,外圍成了大馬路,尤其中午的炙陽下,那溫度、空氣的渾濁、汗臭的黏膩,讓人悲悼那些無人繼承的老農的稻田在無人重視的年代裡被徵收……

我去過溪洲兩次,一次坐公車到溪洲國中附近,那地好寬好大好乾淨,等車的國中生們純樸可愛,夕陽落下的天空顏色是那樣地有層次,但重要的是--雖然溪洲國中那一地段沒什麼稻田,卻彷彿風中聞得到稻田香。第二次就是2011年去刺仔埤圳護水那次,我寫進部落格。

看到骯髒的柏油路與突兀的建築,過去曾有政客高舉著開發的口號所留下的,那樣的鄉村讓人炫然欲泣,徒留惡夢,無法留戀。作為彰化人,我要保留下最後一塊純淨的鄉土,農業大縣彰化竟然要說出「最後一塊」這字眼,也是可悲。